26 2018-02
谁能逃出重男轻女的循环

三姐大我一岁,是二婶家的三女儿。她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是娣,不过我们几乎没有用过这个真名,而是直接叫她三多。 垸里重男轻女,二婶是个极要强的人,事事都要争先一头,偏在生...

查看详细
25 2018-02
在国境线流浪的玉石老板

初见老郭是在1993年。 那天回家,正遇上父亲和几个人围坐在一起,推杯问盏好不热闹。父亲资历最老,居于酒桌的主位,挨着坐的就是老郭。 老郭个子不高,嗓门却最大,满面通红,...

查看详细
24 2018-02
谁骗了谁的婚

2014年春节刚过的一天,派出所报案大厅里乱成一锅粥。双方十多人不断地拉扯叫骂。 她个婊子就是骗婚!年轻男士指着站在对面的女孩吼道。 放屁!你说谁是婊子?要说骗婚,你才是...

查看详细
24 2018-02
我的逃亡与解脱

在酒店后门的停车场,数十人将我围住,有些人是熟悉的,有些人是陌生的,他们咒骂着我,或询问着我什么,记不清了。我将手上紧握着的开山刀扔在地上,踉跄着从人群的缺口逃出...

查看详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