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 2018-02

在国境线流浪的玉石老板

责任编辑:admin   文章来源:未知

初见老郭是在1993年。

那天回家,正遇上父亲和几个人围坐在一起,推杯问盏好不热闹。父亲资历最老,居于酒桌的主位,挨着坐的就是老郭。

老郭个子不高,嗓门却最大,满面通红,带着三分醉态。见我进来,眉目挑动笑逐颜开地问父亲,“公子这么大了?”

父亲还未来得及回答,我便被老郭一把搂过去,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叠钱就往我手里塞,口里喊着:“压岁钱,拿着叔给你的压岁钱。”

我虚应了几下,见父亲点头许可,便接了。出门的时候数了数,足有七大张。

那时候,七百块是寻常工人一两个月的工资,这远远超过了十二岁的我对零花钱的认知,于是也就记住了这个出手阔绰的郭叔。

之后渐渐知道,五六年前,老郭曾在父亲手下做雕工,全车间二三十人中,老郭的技艺并不出色,又喜欢耍滑偷懒,父亲认为他太过轻浮,并不喜欢他。

因为身高不满一米六,同僚们常取笑他,老郭自己似乎也看得开,常把拿破仑之类名人的生平挂在嘴边比拟自己。同僚听在耳朵里,面上点头称是,心里却全不当回事,嘲讽更甚。

就这样在工厂里做了两年多,始终没什么长进,老郭自觉无趣,大概也不安于现状,突然有一天,就跟父亲请了辞,说要去云南做生意。

父亲也没怎么拦阻,交代了一些安全事项,由得他去了。

只是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年,老郭就发了大财,成了中缅边境上玉石界有名的金主。这次回来,还亲自押送了一车价值不菲的原石归家,算是衣锦还乡了。

2

没过几天,老郭在全城最好的饭店定了几个包间,宴请了原来厂里的一些头面人物。我和父亲到场的时候,服务员正一瓶瓶的往桌子上码白瓷瓶子的茅台酒。

席间,老郭一直不辞辛劳地在各桌轮番倒酒行酒令,对同龄人敬酒来者不拒,对长辈敬酒则双手捧上,到了几位师傅那里,必先鞠躬。

父亲便在旁教我:“注意学学,以后长大要用到的礼节。”

我对这些应酬上的缛节并无兴趣,而在座的人对于老郭富而不骄的姿态,几乎是个个称道。很快,便有人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述老郭在缅甸购买玉石的经历,讲老郭认识的军方人物,如何在武装队伍的护送下驱车穿越深山,经过一个又一个地方关卡,历尽千辛万苦,将玉石运送入境。

老郭手里的酒杯从开席起就没有放下,饮水一般扬脖子倒酒,没一会儿,脸就红通通的像是上了色。旁人讲的时候,他笑吟吟地安坐在那里,一边听自己的荣耀历史,一边张望着不断啧啧称奇的诸人,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。

故事中一些极富传奇色彩的细节,不免令人生疑,若有人问及起来,老郭逐条详细作答。例如,席间有人问,中缅语言不通、不同武装势力如何斡旋,众人难以想象,老郭却轻描淡写地解释说:“那些地方武装十有八九是中国人的后代,舞刀弄枪、争矿山设关卡,无非是为点钱财利益,咱去给他们带的都是财气,就是财神爷啊!一入境就被人保护着、供着,到哪儿都有翻译跟着伺候。再说了,做生意时候,即便是听得懂,也要装作听不懂,一来可以让人放松戒心,听点消息,你要说你听得懂,人家就要避着你说悄悄话了;二来也可以抬高身份,缅甸人势利,跟他们做生意咱姿态要高。”

说话间,老郭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钱,在空气里甩了甩:“喏,人民币人家不认,咱带去的都是这美金,一块能顶咱十块。”

望着只在电视里出现过的美钞,常年在小城生活的众人更是开了眼界,人人叹服。我尚年少,听着那些故事,就仿佛看到老郭行走于枪林弹雨间谈笑风生的样子,好不钦佩。

聊至兴起,醉醺醺的老郭还站起来要为大家献歌一首,说罢拿筷子敲着瓷碗就唱了起来:“有一个……美丽的传说,精美的石头……会唱歌,它能给……勇敢者……以智慧,也能给……勤奋者……以收获……”在座的大多都靠着玉石脱贫养家,一桌人很快都跟着哼唱起来。

歌声中,老郭的形象仿佛更高大了。

 

按辈分论,老郭叫父亲老师,应与我平辈。可是老郭执意要改称呼,要我喊他叔,父亲也由他去了,只是偶尔咕哝两声,觉得老郭僭越了高低。

老郭后来又独自上门来,提了价值不菲的礼物。酒过三巡,散了根烟给父亲,说:“我邀请你到云南去,我们缺技术。只要你去,钱不是问题。”

父亲转头看了看在旁边端坐的我,“我这拖儿带女的一大家人,不比你利索。”

老郭不以为然,“老师你是担心我实力吧。”随即又凑近父亲,压低声音,“只要你去,两百万开厂资金,全部我出。”

父亲笑笑,“不是钱的问题。”

老郭挺直了并不魁梧的身板,极有力地摆了摆手,“老师你还是太知识分子,怕这怕那,这样发不了财的。你瞧我,字都认不全,怎么发的财?没别的,就是敢干,别人不敢干的我都敢干。钱,车,女人,我现在什么都不缺!”

父亲又笑笑,不置可否。

话不投机,两人不欢而散。老郭走时,我和父亲出门送他,望着路灯下远去的车尾灯,父亲摇摇头说:“少年得志。”

这寥寥四字,像夸人,又不太纯粹。我当时不大懂,但对父亲说这话的语气,记得很清楚。

从此,老郭远在天南,我也没再见到过。

3

忽忽一二十年过去,这些年间,父亲偶尔在闲谈时提到老郭,不是说一些老郭昔年在车间内做工偷懒的轶事,就是感叹两句“树挪死、人挪活,年青人有闯劲”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。那几年我独自在外求学工作,差不多就快要把老郭忘掉的时候,偶然间竟又遇见了他。

2011年我回家休年假,发小伙计邀我同去云南瑞丽取两件玉石。山遥路远,我有点犹豫,后来听伙计说货主是老郭,便给父亲打了个电话。父亲嘱咐我,说老郭境况如今大不如从前,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,若没兴趣,就当去旅个游。

我明白父亲的意思。

在酒店房间等待老郭的时候,和伙计聊起老郭这些年,伙计直摇头,“早就破产了。这趟来也是受人所托,买他的东西就是接济他,还个人情。”

“托付你的那人也挺有情义啊。”我说。

伙计愤愤不平地哼了一声:“什么情义,要不是老郭在电话里跟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,谁会答应他。一把年纪了,不务正业,就知道哭穷乞讨。那两件石头我看过照片,不值多少钱,这跟讹诈有什么区别。”
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印象里,老郭那副豪爽善饮的样子,即便是破产,也会保持着不同于一般人的气度吧,又怎能跟讹诈挂上钩?

伙计说,老郭从玉石界陨落的原因不是很清楚,坊间流言称,他是犯了色戒,跟一个缅甸华侨女人纠葛不清,被当地权贵整成了这副模样。也有说是被北方来的诈骗犯设了局,老郭贪心上了套,最终被骗得倾家荡产。当然,还有一种说法是老郭好酒,前些年还有所节制,后来钱多得花不完,就开始越发放纵,酒瘾越来越大,渐渐生意也荒废了。

酒色财气,也许都沾了些,但总觉得也并不至于如此。我正盘算着,伙计说,人来了。

 

从窗户边往下望,只见一个人戴着顶遮阳帽,站在楼下的棕榈树下东张西望,背驼得厉害。

我开口喊:“郭叔!”连喊了好几声,老郭才抬起头,在边城明媚阳光的照射下,我看到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,眉眼未变,皮肤满是皱纹,下巴爬满了短短的灰白胡须,活脱一个老头的模样。

面对早衰、蹒跚的老郭,我很想问问他这几年经历了什么,又犹豫着开不了口。一旁的老郭则不住地叹息,“时光荏苒,造化弄人,咱这故人在这遇见了……”

我觉得他客套多了,而且有些心不在焉,一边跟我聊,还一边不住瞄着伙计。伙计知晓老郭的心事,从包里拿出两叠钞票,塞进他的斜肩包,顺手取走了他递过来的玉石,看也没看就装了起来。

看钱落袋,老郭的眼睛瞬时就亮了起来,似乎一下子恢复了神采,把斜肩包的拉链紧了又紧,一只手把包拢在怀里,另外一只手挥了挥,说:“走,咱爷仨去喝一杯。”

就近找了个饭店吃饭,我和伙计不怎么喝酒,老郭生劝了一会,大概看我们冥顽不化,也就自斟自饮起来。

时隔二十年,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老郭喝酒,酒量似乎又大了许多,风卷残云般,很快一瓶二锅头就见了底。我和伙计还没来得及阻拦,老郭已又开了一瓶。

我未曾见过这般的嗜酒者,有点不知所措。伙计去结账时,老郭挥着一只不住哆嗦却始终不放开酒杯的手,含糊不清地喊:“我来我来,说了这顿我请。”

嗓门很大,却始终不见行动,伙计见怪不怪,也不理他,自己买了单。

送老郭上车后,我说:“这几年玉石生意正红火,老郭有经验人脉,应该还站得起来吧。”

伙计摇头说:“哪还有什么人脉,生意场本来就人情冷淡,他现在的情况,连以前那些酒友都不愿意再跟他来往了。”

我问为什么,伙计啐了一口,满脸都是鄙夷:“品行太差!有钱了就在外头包养小老婆,这还算好说,关键是他连原来的老婆孩子都不要了,不管不问,逼着老婆离了婚,孩子十几岁了都不认识他爹是谁。现在报应来了,别人幸灾乐祸还来不及,谁还理他?”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每天接近饭点的时候,老郭的电话就会打过来,约好吃饭地点,自带两瓶二锅头,菜未动筷,先灌上半瓶。

我和伙计见识了老郭的酒瘾,深以为恶,但又碍于晚辈礼节,不好拒绝。接连几天,看到老郭的电话,只能故意不接,能躲就躲。

半个月后回程时,我和伙计都长舒了一口气。